如果以后还想来本站找信息,请收藏本站:www.33can.com , 找新开魔域私服,魔域私服各种游戏咨讯发布信息仅供个人娱乐

您的当前位置:魔域私服 > 经典文章 > 正文

  • 更新时间:15-11-02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http://www.33can.com/
  • 望是轻轻的吻你一下你眼睛,眼睛为什么总是布满泪水?这三个愿望很简单,可是连第一个愿望都没有实现,就成了过眼云烟,永远消失在无法抵达的天边 蓉终于停止了絮叨。蓉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终于可以解脱了 然后我就听到电话机哐然落地的声音。仿佛看见蓉苍白的脸绽放成一朵天山雪莲,然后消失在天边最后一抹晚霞之中,那是蓉最后的光辉。 蓉用锋利的刀片割破了细嫩的血管,血流一地,滴成一朵鲜血玫瑰。 24 昕雯说,终于离开了大学。 那是个月圆之夜,不是中秋也不是十五,但那天的月亮在看来比任何一天都要圆。逃离造诣了残破,残破造诣了完美。 没有向任何人告别,包括我最好的姐妹。 约她进去吃最后的晚餐。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要请她吃饭。 说,要离开大学一阵子。 说,经常离开大学。 笑笑,没有告诉她这次离开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于是就走了很简单的行礼。最后凝望一眼我大学,竟然没有什么值得我依恋的地方,很多悲恸,很多痛。 外滩依旧那么美丽,曾经是上海最喜欢的地方,可是依然不能挽留我心。始终是一个漂泊的人,说找像风那我就像风吧,从一场繁华漂泊到另一场繁华或者从一场苍凉漂泊到另一场苍凉,不知疲倦。 目标是沙漠。路线是丝绸。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有沙漠的地方。送我一盘喜多朗的磁带,叫我听他丝绸之路》听了就迷上了就忍不住发生沿看丝绸之路走一走的感动。为什么每次我想去的地方都是引发的上次去西藏也一样,没有你描述,不会那么冲动。共同的梦想,引发我完成,不是很宿命?上次去西藏我坐的飞机,从上海飞到北京,再从北京飞到西藏。其实我不想坐飞机,一点也不想,要花很多钱,看不到风景,没有行走的乐趣,只有开始和结束,没有过程,不喜欢。这次我选择坐火车,一站一站的下,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走,向西、向西,再向西。 第一站是甘肃。这个狭长的地带,从南到北囊括了国四种典型的气候,有着太多迷人的地方。北京转车,停留了一天,路过你学校,仅仅是路过。很想进去看一看,看一看你变成什么样子了已经有两年半的时间没有亲眼看到给我发来很多照片,很多照片只有一个表情,永远是忧伤的脸和忧伤的眼。只有一张,笑得很灿烂,那一张对我来说尤为珍贵。喜欢你忧伤,更爱你笑容。学校转了一圈。学校不是很漂亮,北京的学校没有什么可以谈得上漂亮的北大也谈不上。北大的未名湖告诉我北京没有风景,没有好山好水。不过你学校的图书馆不错,建筑风格很有古典罗马的味道,室内设计优雅、舒适,不要忘记了就是学设计的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见你也没有什么说得出的理由,或许我已经习惯了与你短信交流了吧。也有点担心这么多年来的距离给我发生了美感,但时空的变幻会不会在见面的那一刻发生难以名状的陌生与尴尬?会让我失望吗?或者我更会让你失望?所以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兰州下车。从北京到兰州我领略了一路的大漠与戈壁的凄凉与孤寂。之所以第一站选择甘肃,因为内蒙我已经去过,那里也有很多丝绸驿站,但内蒙更吸引我敕勒川,风吹草低现牛羊”景观。兰州没有什么地方非去不可,只是沿着黄河走了一段路,途径一家羊皮筏子出租店。店主极力怂恿我坐一坐,经不住诱惑,坐了一次。黄河上坐羊皮筏子果真有一种沧海横流的感觉。兰州的拉面闻名天下,可惜我天生不爱吃面,只是一家最热闹的面馆看了一会拉面表演。晚上在天下黄河第一桥看夜景,然后回兰山旅馆睡觉。第二天离开兰州直奔敦煌。 火车上有人给我打电话,当时火车上很喧哗,听不见,所以没有接。过了几秒钟又打过来,还是刚才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又摁了接着,收到一条短信,父亲,吓了一跳,父亲说,接电话!只好去厕所接电话。 哪里呢? 嗯嗯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别嗯了每次给你宿舍打电话,都说你不在上海。这是怎么回事?底去哪了快说! 父亲有点火了父亲向来没有跟我发过火。想,不是父亲知道我逃学的事了 兰州。声音很小。 马上给我回去。回到学校!否则我断绝你一切经济来源! 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威胁。用的牡丹卡,没钱的时候我告诉父亲一声,很快会给我蓄卡。卡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明天还思量着怎么开口向父亲要钱呢。这次出走,确实需要一大笔钱。没有钱寸步难行。父亲很有钱。父亲是房地产开发商,每年一百万的收入并不是难事。所以我花的这点钱还算不上九牛一毛。可是父亲是一个很执拗的人,说到做到不听我任何的解释。给了两条路选择:要么立即回到学校像什么事情也都没发生过;要么我自己养活自己,靠别人的钱去搞什么奢侈的行走算什么行走! 父亲的话很令我伤心。开始思考,确实是用父亲的钱去行走,花费不少。假如没有父亲的经济支持,怎么会去过中国那么多的地方?向来没有想过我要自己养活自己,要自己挣钱去行走,这样才会有意义。该如何选择?停止还是继续?想来想去还是不能放弃,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走下去,走到哪算哪。父亲听了回复,气得暴跳如雷,说即使我饿死在街头也不会给我钱。求助于母亲。母亲一听见我声音就哭泣,说何苦呢?何苦整天过着漂泊不定的日子呢?安安静静的念大学有什么不好呢?母亲疼我几乎没有说什么可怜的话,母亲就答应给我蓄卡。说她不会让父亲知道的会好好劝导父亲。一再叮嘱我一个人在外要注意安全。
  • <<  上一篇  一个广场上看见了很多很多的风筝  ┊  下一篇  结成统一战线坚决捍卫金庸大侠的尊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