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后还想来本站找信息,请收藏本站:www.33can.com , 找新开魔域私服,魔域私服各种游戏咨讯发布信息仅供个人娱乐

您的当前位置:魔域私服 > 经典文章 > 正文

  • 更新时间:18-01-12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http://www.33can.com/
  •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跟了上去。
      “碧师姐,你怎么也……”赵雯看到墨北跟上莫非等人,心中已隐隐有些不忿,待看到碧月心也跟上去,心里暗暗埋怨碧月心没主见,人家一忽悠,她就跟着别人走了。
      碧月心一走,另外的两个学员也跟了上去,虽然心中不忿,但赵雯知道落单没有好果子吃,迫不得已跟了上去。
      莫非的灵魂力快速地运转着,不时调整方向,避过小型星兽聚集区。
      赵雯气喘吁吁的跟在碧月心后面,楼宇的速度极快,赵雯等人卯足了劲,才堪堪赶上。
      “这个莫非怎么回事啊!走的路歪七扭八的,他在干什么啊!墨北师兄他们是怎么了?莫非指路乱七八糟的,他们居然也跟着乱七八糟的走。”赵雯有些生气的道。
      碧月心寒着脸,道:“闭嘴。”
      身后传来一阵星兽奔腾的声音,听到后面山崩地裂一般的动静,赵雯的脸色猛地一变。
      星兽惊恐的尖叫不断地传入赵雯的耳膜,惹得赵雯浑身发颤。
      一时间,赵雯深恨自己没有多长两条腿,可以飞快一些。
      碧月心运转灵魂力朝后扫了扫,而后,赶紧将灵魂力收了回来。
      碧月心脸色惨白,身后的兽潮之中有不下五只九级星兽,这五只九级星兽一脸恐慌,好像后面追着什么洪荒巨兽。
      能让九级星兽吓成那样,追在后面的生物,绝对不凡。
      碧月心咬着唇,心中暗恨自己没有第一时间跟上莫非。
      “你看到什么了?”楼宇问道。
      “看到一棵树,树干上有好几张人脸,滕蔓伸出去,一下子就吞掉了一个九级星兽,那只九级星兽被腐蚀的什么都没剩下,好可怕。”莫非惊悚地道。
      “嗜血鬼神树,是嗜血鬼神树啊!”戴娆满脸惊恐的道。
      碧月心听到戴娆的话,心咯噔一沉,嗜血鬼神树厉害无比,万千藤蔓一出,所向披靡,嗜血鬼神树是喜欢吸食鲜血,被他盯上九死一生。
      碧月心立刻提高了速度,追在碧月心后面的赵雯后悔不已。
      赵雯脸上的高傲之色消失殆尽,小脸上满满的都是恐慌。
      起步的时候,她落在了最后面,她的速度又不快,这会离众人越来越远。
      听到后面的动静越来越大,赵雯心一横,燃烧浑身精血,加快速度。
      “再快一点,后面的九级的气息,少了两股,有两只九级星兽遇难了。”莫非满是紧张地道。
      墨北的脸色十分难看,楼宇等人的速度极快,他有些跟不上了,这个时候掉队落入兽潮,只怕九死一生。
      墨北看到赵雯的速度猛然加快,心中不由得怔了一下。
      待看到赵雯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墨北在心中一叹,赵雯是依靠燃烧精血才将速度提升了上来,这种提升速度的方式,后遗症极大,赵雯这么做,只怕会掉回七级,这辈子都没有希望晋级九级了。
      
      众人连续奔逃了两个时辰,才敢停下来。
      莫非停下神,气喘吁吁地道:“好了,对方离开了,应该不会追过来了。”
      听到莫非的话,墨北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墨北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努力平复着心情,天知道,他已经到了极限,再这么狂奔下去,他就要虚脱了。
      戴娆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楼宇等人的速度太快了,要不是她身上有保命的神行符,可以提高三倍的速度,楼宇早就甩开她了。
      辛明月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苦涩的笑了笑,道:“刚刚真是太危险了。”
      莫非点了点头,满是赞同地道:“是啊!”
      赵雯咬着唇,眼眶中泛起了点点泪花。
      身上的精血燃烧殆尽,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也耗尽了她的潜力,如果就此止步八级,她在家族里的地位会一落千丈。
      赵雯深吸了一口气,她是赵家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女子,是唐千圣的未婚妻,赵家和唐家都花了不少的心血在她身上,可惜现在……赵雯深深的闭上了眼,八级对于一些小家族而言,或许可以算是绝顶高手,但是对于赵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莫非,你早就知道会有兽潮,为什么不说清楚。”赵雯有些仇恨地看着莫非问道。
      莫非挑起眼角,笑盈盈地看着赵雯,满是刻薄地道:“说清楚?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清楚?你以为我很闲,有很多时间和你说清楚,你是我什么人啊!我有义务和你说清楚吗?你就是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辛明月看着莫非脸上灿烂的笑容,心头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莫非是个很和善的人,楼宇倒是有点凶悍,辛明月忽然觉得她的认知似乎存在严重的错误。
      “你……”赵雯咬着唇,满是气愤地看着莫非。
  • <<  上一篇  愣是没有看出一点可怜的意思  ┊  下一篇  全喷在了楼宇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