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后还想来本站找信息,请收藏本站:www.33can.com , 找新开魔域私服,魔域私服各种游戏咨讯发布信息仅供个人娱乐

您的当前位置:魔域私服 > 经典文章 > 正文

  • 更新时间:17-03-20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http://www.33can.com/
  • 单身狗们表示受到一千零一次伤害。受到伤害了吗?连渐与柳景两夫夫公开秀恩爱。

    柳景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还以为你会帮我呢。

    自己找感觉。脑袋上按了一下,连渐闲适地单手撑颔:不能帮你一辈子。连渐就去书吧找书看了

    摇着尾巴,柳景懒懒地趴在台上。看着连渐。

    连渐虽然身上有肌肉,笔直的西装恰到好处地凸显连渐修长的身形。但却不显出来,腰腹紧绷的筋肉勾勒出完美的线条,尺寸正好的西裤勾出他修长而精瘦的双腿。

    就羡煞不知多少人。只是一个背影。

    连渐好帅…

    目光全被连渐夺去,柳景两眼冒着红泡泡。连呼吸仿佛都受到吸引,忍不住想多汲取他身上的味道。

    连渐、连渐…

    再容不下其他东西,满脑子都是连渐。就这么痴痴地望着连渐,傻傻地摇着尾巴看他拿着一本书回来,看着他优雅地坐在对面,支着二郎腿,将书本放在膝上,手指如揉花般轻柔,捻起一页纸,轻轻翻动。宁静得如同一幅美妙的画卷,静静地等着他人用笔描绘,但哪怕用神笔,也难画出他一分优雅,三分气质。

    柳景痴痴地说,连渐。喜欢你

    视线中仿佛带着一簇电流,连渐从刘海中挑起目光。把柳景击得全身一麻,又低头,敛下眸光:认真找灵感。

    乐滋滋地道,找到柳景拊掌。就以‘为主题怎么样!

    沉了口气,连渐翻书的手一抖。又继续翻书:继续找。

    趴在台上,柳景不满地努了努嘴。拿着那杯咖啡晃了晃:想不到想不到满脑子都是闷闷地把咖啡喝下去,结果被烫得吐出了舌头,嗷呜!

    连渐几乎以为自己又回到那天酒醉的时候。又一次听到这神奇的尖叫。

    抬起头,无可奈何。看到柳景吐着舌头扇了扇,看来是被烫着了

    连渐把一杯柠檬水递给他喝吧。小心点。

    才稍稍缓解了疼痛。柳景咕噜咕噜几口喝下去。

    将柳景那杯咖啡分了一半到新杯里,连渐招手叫服务员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再推给柳景:这样就不会那么烫了

    柳景接过,噢。小心地饮了一口,还真是不烫了这是为什么?

    哪那么多为什么。连渐微微蹙起眉头,认真找灵感。猫吃东西好歹还会舔舔舌头,都不会,瞧他嘴角都沾了水渍,真是败给你多大的人,不会照顾自己。连渐拿出手绢,唇上细心地擦了擦。

    笑眯眯地蹭了蹭:有你照顾我啊对了突然握住连渐的手,柳景喵叫着就着他手。惊喜道,以‘爱’为题怎么样?

    连渐仿佛看到一颗充满热火的爱心,指尖的温度从彼此相触的手中传送。胸腔里砰砰直跳,张扬地向他宣示自己的爱意。连渐揉了揉柳景的发,目光里的宠溺柔和得快化了喜欢就好。

    立刻掏出手机发短信给孟老师,哦也!柳景高兴地举手欢呼。告诉自己的想法。

    看看。孟老师没多久回复他说:先写演讲稿。

    好的谢谢老师。

    一张一张,柳景打开手机相册。慢慢地看他当初在金滩的照片,寻找灵感。

    相拥的温度,幸福与爱意满得都快溢了进去。接吻的灼热,化成一幕幕甜蜜的画卷,眼前展示。

    唰唰唰地就在上面写下冒出脑海的话,柳景拿出一张纸。边写还边笑着喃喃地:能认识你最大的幸福…跟你去金滩的记忆我终生难忘…

    贴心地帮他倒咖啡,连渐宁静地看着他埋首书写。让服务生给他上了一份三文治,细心地帮他切成一小块,拿牙签扎好喂他吃。

    就张嘴咬下,柳景看也不看是什么东西。嚼了几口舔舔唇:什么东西,好好吃。

    喂你什么你都吃,三文治。连渐帮他擦了擦唇边的沙拉酱。不怕我下毒。

    柳景笑眯眯抬头,嘻嘻。张口,咬住连渐伸来的三文治,猛地起身,抱着连渐的头,把三文治通过吻送进他唇里,这样就毒不到

    三文治很小,连渐怔愕。入唇就化开了抿抿唇,舔着不知是柳景的还是三文治的味道,明明是咸的食物,却吃出了甜的味道,甜丝丝的不腻,还有种幸福的味道。

    看着对面那为自己偷袭胜利而兴高采烈的人,呵…连渐嘴角弯起了一丝弧度。扎起一块剩下的三文治,抱着柳景的头,送了上去。三文治很大,不咬无法吞下,连渐眉目含笑,以目光示意柳景,与他慢慢地一口一口咬着,直到两人的唇相贴,唇上啄了一口,连渐才放过那满面通红的人。

    扫了一眼,继续写稿…柳景脸红得都快滴血。没人看他松了口气,恨不得把头埋进纸里。然而,笔触到纸上,却一个字也写不出。

    柳景神游万里,连渐的味道还在唇里流转。心思全落在刚才的那一记吻上,笔锋一落,竟然写出了连渐”两个字。

    想不到这么喜欢我

    看到连渐指向的地方,嗯?柳景还没发现自己写的傻乎乎地抬头。才红着脸挥手道,不不不,练字,练字!抢过稿子,抱在怀里,气呼呼地盯着他偷看。

    连渐抿唇一笑:光明正大地看。

    不给偷看。气鼓鼓地低头,柳景把凳子挪到正面:总之。想把连渐的名字划去,但是不狠心下手,还是留着好了对着那个名字,全身仿佛布满了力量,落笔的话都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连渐、连渐。
  • <<  上一篇  [经典文章]  ┊  下一篇  同学被气得满脸通红  >>